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我用闲书成圣人 > 第691章 这个孩子,与你无关!
  东苍城,论剑阁。

  “第078号论剑,武者,王不胜,弃权!”

  “第082号论剑,武者,洛天依,弃权!”

  “第088号论剑,武者,叶凡,弃权!”

  “第093号论剑,武者,林动,弃权!”

  ……

  一声声器灵的声音回荡在论剑阁中,无数对战者都是一脸懵。

  怎么回事?这么多武者弃权?

  难道武院开联谊了?

  “没注意到吗?弃权的都是武神境的武道天骄!”

  “哎,你这么一说还真是,都是刚刚晋级三品的。”

  “我听说啊,他们都受伤了!”

  “什么?难道他们跟着纪仲去蛮天了?”

  “不是不是,我听武院的人说,是被风吹伤的!”

  “风?什么风?”

  “昨天最新《西游记》里的三昧神风!”

  ……

  武院大殿,项脊轩皱着眉看着面前盘膝而坐的一群武者,叹了一口气。

  都是天骄啊!

  现在一个个精神萎靡,面无血色!

  “梧侯也是瞎弄!”项脊轩腹诽了一句,对着众天骄喊道,“都好好调养!”

  “三品境界,不许召唤三昧神风!”

  “那神风是修心境的神通,你们贸然修行,自然会受到反噬!”

  “等心境扎实一些,再用神风磨砺,循序渐进,明白吗?”

  众多天骄有气无力地回应道:“明白了。”

  “你们啊……”项脊轩摇了摇头,“修行太快,自视甚高,心境不稳,现在这神风一吹,知道自己有多大的问题了吧?

  “正好借此机会好好打磨打磨!”

  “若是这三昧神风一吹就受反噬,你们还怎么敢踏入八千里,去迎接心猿境的生死考验?”

  有天骄叹了一口气:“可是怎么做才能抵挡三昧神风呢?”

  “书中就有答案。”此时,一众人中年纪最小的宋无疾说道,“应当要修定风丹!神魂凝定,汇聚丹形。”

  “可参考道门典籍中修清净的方法!”

  “丹成则风定,随后风再大,丹再修,循环反复!”

  “直至完成八千里心猿境,望九千里意马境!”

  “目前我与诸位经历的是第一缕神风,需要凝聚一颗定风丹雏形!”

  “成型之日,第一缕风定,就是我等踏入八千里之时!”

  “以风炼丹,以丹镇心,这应当是梧侯想要传授给我们的八千里修行之法!”

  宋无疾的话音落下,众武道天骄一个个都陷入沉思。

  原来如此。

  项脊轩闻言,也是轻轻点头。

  如此玄奥的修行法则,就藏在几章通俗易懂的故事之中!

  不愧是梧侯啊!

  也不知道此时,梧侯正在做什么。

  ……

  “爹爹,爹爹!”十足的小奶音在陈洛的耳边响起,陈洛刚刚转过身,就看到一个小团子一样软软糯糯的小东西扎进了自己的怀里。

  还没等陈洛说什么,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清冷的声音:“小师弟,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?”

  陈洛偏过头,就看到云思遥手执一根竹棒,冷冷地望着他。

  “六师姐,你听我解释……”

  “哼,有什么好解释,这是我和洛郎的孩子!”又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不知何时,风南芷站在自己身边,悄然搂住了自己的臂膀。

  “你们都安静一下,听我……”陈洛刚要试图掌控局势,另一道威严的身影响起:“这是洛儿的孩子吗?”

  “认祖归宗,带回人族抚养!”

  “师伯?”陈洛望着突然出现的麟皇,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看到风南芷化作一尊巨大白虎,低吼道:“谁敢!”

  另一边,云思遥微微皱眉:“只有你会化形吗?”

  说着,云思遥身体散发一道青光,化作了一尊玉色天龙,与白虎争锋相对,将陈洛留在了正中间。

  “都冷静一点,都冷静一点!”陈洛连忙安抚,但那一龙一虎齐齐望向陈洛,吼道:“滚!”

  陈洛猛然睁开了眼睛!

  卧槽!

  做噩梦了!

  好吓人啊!

  陈洛长长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幸好幸好,是个梦!

  陈洛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想让自己的神魂放松下来。

  奇怪,自己这个修为,怎么还会做梦?

  按理来说,掌控神魂之后,除非入幻,否则修者将不会有梦境这玩意。

  难道是……

  封印三昧神风的时候,受到了一些反噬?

  (。-`ω´-)

  定然是这样!

 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个梦境,那肯定是因为上次麟皇和自己说过,让自己印象太深刻。

  没错,就是这个原因!

  陈洛想了想,提起了书桌上的笔。

  虽然不可能,但师伯的提醒也不是没有道理,稍作留意吧。

  要不,问一问?

  “你好,风南芷,好久不见。问一下,我是不是一发就中了?”

  要命,这么问的话,那位傲娇小老虎一定带着虎族将士对方寸山发兵了,哪怕中间隔着整个大玄!

  “女帝陛下,最近身体怎么样?”

  不行不行,这么一问,略轻佻了,感觉当初我是故意的!

  “风南芷,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们有了一个孩子……”

  陈洛直接将纸张揉成了一团!

  万一要是没事,这岂不是成了表白信!

  该怎么弄啊!

  陈洛抓了抓脑袋,突然想到一件事。

  听炎炎师嫂说过,风南芷小时候是在青丘国被炎炎师嫂养大的,十八岁以后才被虎族接了回去。

  要不请炎炎师嫂帮忙?

  可是这样的话,炎炎师嫂就知道了。师嫂要是知道了,三师兄就知道了。三师兄知道了,竹林也就知道了!

  答应过她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的!

  头疼!

  “算了,请景王府和镇玄司那边留意威虎山的情况。等我归来,自己当面去见一见好了!就算是错的,大不了被她揍一顿好了。”陈洛最后做下了决定。

  “我血脉那么杂,她血脉那么强,按理来说不会啊……”陈洛最后自我安慰了一句。

  “写书,写书!”陈洛摇了摇头脑袋,把脑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了出去,“赶紧写到那一章,突破八千里!”

  陈洛再度提起笔,落下新的章回名称——

  “第二十二回:八戒大战流沙河,木叉奉法收悟净。”

  “取经小队终于要齐全了。”

  ……

  中京,正大堂。

  新任政相韩青竹望着面前硕大的南荒地图,皱眉不展。

  在这幅地图中,中间有一大片位置标志着红色。

  文相周左风在一旁喝着茶,笑道:“别看了,本相坐镇了半甲子的正大堂,那幅图看了无数次。”

  “你现在看到的,已经是情况最好的场面了!”

  “狼域覆灭,妖族半数心向我大玄,也唯有一些古老异兽和虎族还在坚持南荒立场。”

  “真是羡慕你啊!”

  韩青竹白了周左风一眼,说道:“本相当了二十年兵相,这幅图是我看到的最难看的一幅图了。”

  “虎族不去说了,这几个红点是什么?”说着,韩青竹指了指地图上几个红点,“这些地方正好摁住了关键地势,等同将我大玄一部分进入南荒的道路给围起来。”

  “那是虎族的从族!”周左风淡淡说道,“瓦坎达草原的豹族、风怒谷的狮族、还有伪犼族和豺狗一族。”

  “这四族原本也是南荒强族,不过都曾与虎族争锋,落败后才归顺与虎族。所以虎族以血脉锁控制了这四大妖族,不敢让他们再度强盛起来。”

  韩青竹望向周左风,眼神中一丝意味深长:“你是想……”

  “若是梧侯能落下几条天道血脉,离间虎族与这几大从族,对我大玄在南荒的战略大有裨益啊!”

  韩青竹点了点头:“虎族难道会坐视不理?”

  “风南芷尚未修成帝妖,不会对我大玄兴兵!”

  “至于虎族和几大从族的关系,那就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了。”

  “若是梧侯这么落笔了,那走的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。这几大从族若是放弃,那也是他们的事!”

  韩青竹点点头,笑道:“你是文相,这事你自己去和陈洛说就好了,何必专门来我正大堂一趟,还特意让我观察南荒局势……”

  “唉!”周左风叹口气,“当年因为维护礼部,本相与梧侯之间也有些许不快。”

  “梧侯自然不会放在心上,但这交情,难免疏远了一些!”

  “现在和他说这些计划,难免有以大义压人的做派!”

  “所以……”

  “明白了。此事我会去和他说。”韩青竹点点头,随后又说道,“当年你维护礼部,也是为了不让他落入方家的牵扯之中。别的不说,他离京前往东苍时,你那八百里正大光明也是一份长者心意。”

  “那小子脸皮厚的很,只要你不在意,他就必然不在意。只要你想亲近……嗯,看在你现在文相这个职位的份上,他也会与你亲近的!”

  周左风一愣,看了看韩青竹,随即两人对视大笑。

  “只是看在我文相职位的份上吗?”

  “哈哈哈哈,不愧是被昌黎先生评价为心思玲珑啊!”

  ……

  方寸山。

  陈洛正在落笔的手微微一顿。

  怎么感觉有人在骂我?

  我都这么勤奋地更新了,怎么还骂我!

  哎,命苦!

  感叹了一番,陈洛继续往下书写。

  这第二十二回的内容倒没什么,就是唐僧师徒来到流沙河,与河中妖怪大战了一场,后来才知道这妖怪是乃是天庭中犯错的卷帘大将,受观音点化在此等候取经人,于是化敌为友,成为了唐僧的三弟子,加入了取经小队。

  至此,师徒四人集结完毕!

  不过,对于沙僧这个人物,陈洛有一点自己的想法。

  虽然这个人物大部分时候只有那么几句台词——

  “大师兄,师父被妖怪抓走了!”

  “二师兄,师父被妖怪抓走了!”

  “大师兄,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!”

  “大师兄,师父和二师兄被妖怪抓走了!”

  “师父,二师兄,大师兄一定会来救我们的。”

  但是!

  人家毕竟是取经初创小组成员,经典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角色。

  这样的人设,岂能由区区一个水怪的说法给浪费了!

  一时间,陈洛脑中出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!

  ……

  在《西游记》的原著中,沙和尚本是天上的卷帘大将,因为失手打碎了玉帝的琉璃盏,被贬下凡作妖。

  在文中,卷帘大将对自己的自述是——

  “自小生来神气壮,乾坤万里曾游荡。英雄天下显威名,豪杰人家做模样……先将婴儿姹女收,后把木母金公放。明堂肾水入华池,重楼肝火投心脏。三千功满拜天颜,志心朝礼明华向。玉皇大帝便加升,亲口封为卷帘将……”

  这说明什么?说明沙和尚走的是正经的修行路,是以人成仙!

  但是被贬下凡之后呢?

  “饱时困卧此山中,饿去翻波寻食饷。樵子逢吾命不存,渔翁见我身皆丧。来来往往吃人多,翻翻复复伤生瘴。你敢行凶到我门,今日肚皮有所望。莫言粗糙不堪尝,拿住消停剁鲊酱!”

 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沙和尚开始以人为食。

  而在《西游记》中,食人便是妖性!

  但是这里有个细节要注意,和猪八戒被贬下凡需要转世投胎不同,卷帘大将是直接扔下凡间,并没有投胎这一说。

  “多亏赤脚大天仙,越班启奏将吾放。饶死回生不典刑,遭贬流沙东岸上。”

  那沙僧是怎么从人性到神性再到妖性呢?

  放在原著里自然没问题,但是在这个世界,这个逻辑就有点说不通了。

  所以陈洛在这里,笔锋一转!

  这位天庭卷帘大将,流沙河妖怪,其本质是——

  半妖!

  半妖,即人族与妖族的混血!

  沙僧原本就是一只半妖,先是以人族血脉位列天庭,被贬后又以妖族血脉为主,偏向妖魔。

  直到观音点化,唐僧到来,才将其拉回了修行正途。

  至于是什么妖族血脉嘛?

  陈洛看了一眼天空,选择了战略模糊。

  ……

  之所以写半妖,陈洛自然有自己的一番考量。

  上次和程南松闲聊的时候,偶然知道了一个八卦消息。

  根据朝廷的预测,接下来数年内半妖的数量将迅速攀升,可能是之前半妖数量的数十倍!

  其中以人狐混血、人蛇混血为最!

  听到这个消息,陈洛也是无F***言说!

  本道主辛辛苦苦开武道,写连载,就是为了给你们泡妹子的?

  礼仪呢?教化呢?君子富贵不能淫呢?

  怎么就管不住下半身!

  虽然我身边都是红颜知己,虽然我妖族爱慕者一大堆,虽然我元阳已失,但是我知道,我是好男儿!

  你们现在一个个左拥狐,右揽蛇的,成何体统!

  天理何在!

  不过看程南松的反应,似乎朝廷对此还挺支持,说什么反正人族基数大,光棍多。

  没看到好好的一个情人节,大街上晃荡的都是单身狗吗?

  妖族入人族,则人之!

  若是能融合一部分妖族,未尝不可!

  程南松走后,陈洛心中就一直记挂着这件事。

  人族想要妖族,妖族想捆绑人族,这个他都理解。

  可是接下来那些要出生的半妖怎么办?

  从目前的情况看,这些半妖出生后,必然是受到人族的教育,心向人族。

  这让陈洛想起了太平城那位温和的半妖学兄:陆念风。

  他化作巨鹿原型,挡住蛮族冲锋,为了给三千太平学子争取到开太平的时间,先行开太平。

  死前最后的呐喊,是:人族,陆念风!

  你能说他不是人族?

  可是半妖有一个尴尬的情况,那便是武道他们走不了。

  武道的初始,是以经脉和窍穴为基,妖族虽然化作人形,但那只是表象,细节到经脉窍穴还是有很大区别的。

  而半妖也是如此,无非是区别小一些。

  现在有些武道学子会为半妖量身打造一些武学,但也只是术,而无法涉及道。或许能提升战力,却不能提升生命的本质。

  武道不能走,如果再没有通读天赋,那儒、道、佛同样也走不了。

  但要是专心走妖族血脉之道,人族血脉却又是一层桎梏!

  当一个阶层缺少了有效的上升通道,这一批半妖,甚至他们的子孙,都将渐渐留在社会的最底层。

  陈洛不会,也不能,更做不到将武道大门对他们全面开放,那是人族的根基。但是陈洛也不介意,给那些自认人族的半妖开一扇窗。

  这扇窗,就落在了沙僧的半妖身份上!

  请天道凝聚深沙血脉,半妖皆有机会觉醒。

  血脉上限不到祖妖,以巅峰大圣为止。

  陈洛提笔写下了这一章最后一段话,顿时凭空风气,从笔尖处出传来强大的吸力,将陈洛体内的演化之力一吸而空,落入了文稿之中!

  “果然!”陈洛长吐了一口气,自己不指定半妖的妖族血脉,即便上限锁定在大圣级别,但这需要的演化之力依然庞大无比,几乎将自己的库存吸干!

  “看来突破八千里还需要再等一等了。”陈洛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明明只有一章了!”

  “再等一等吧!反正现在一滴都没有了!”

  陈洛靠在椅子上,望着天窗外的蓝天,下意识哼唱道——

  “白龙马,蹄朝西,驮着唐三藏小跑仨徒弟。”

  “西天取经上大路,一走就是几万里。”

  “什么妖魔鬼怪什么美女画皮,什么刀山火海什么陷阱诡计。”

  “都挡不住火眼金睛的如意棒,护送师徒朝西去!”

  陈洛突然一愣,不对!

  这老想着孩子孩子的,怎么就哼起儿歌来了?

  ……

  威虎山。

  温泉水汽氤氲。

  水汽之中,有一道曼妙娇躯躺在齐肩深的水池之中,那纤纤玉手捧起一捧温泉水,从锁骨的位置淋下,那连串的水珠就仿佛从肌肤上滑落一般,迅速流下,偏偏刚过锁骨,又被大团洁白拦住,分成数股,从两山之隙流了下去。

  风南芷低下头,望着自己那原本平坦的小腹,此时却微微隆起。

  平日里都有衣袍遮挡,并不明显,也无人那么胆大包天,敢用神魂穿透衣袍,检查女帝的身体。

  只是若任由这小腹继续涨下去,迟早会瞒不住的。

  “你只是个意外,你知道吗?”

  “最早娘亲是想弃了你的!”

  风南芷轻轻地抚摸着小腹,脸色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。

  “别怕,娘亲错了,娘亲给你道歉。”

  风南芷的语气难得柔和。

  “娘亲会把你生下来。”

  “但是,你要帮娘亲一个忙。”

  “乖乖藏好,不要让人发现,好不好?”

  “就当是陪娘亲一起做个躲猫猫的游戏。”

  说完,风南芷抬起手,轻轻吐了一口气,抬起一只手,那手上闪烁着一道血色符文。

  “乖,我们都忍一忍!”

  风南芷的手掌缓缓落下,将那符文打入了自己的体内。

  几乎同时,风南芷脸色猛然惨白,紧接着她喷出一口鲜血。

  但是从始至终,那闪烁着血色符文的手掌没有从她的腹部挪开。

  很快,一圈古怪的血色符印在风南芷的小腹上生出,并且迅速围着身体绕成了一个圈。

  紧接着,古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只见风南芷那原本微微隆起的小腹收缩了回去,很快就恢复成一片平坦的模样。

  此时的风南芷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,额头也沁出一层细汗。

  但是她却松了一口气,又轻轻抚摸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“放心,娘亲没事!”

  “你就这么躲好,一直到你出生。”

  “乖……”

  风南芷微微偏过头,目光看向了北方。

  “与你无关!”

  ……

  幽冥,丰都。

  一道清丽的凤凰啼鸣在丰都王城上空响起。

  寝殿中,麟皇缓缓睁开了眼睛,他的双眼眼眸中,那条璀璨星河似乎更加明亮了几分。

  “恭喜陛下!”麟皇对面,孟婆起身行礼,道,“陛下已经彻底融合了忘川规则,生死大道再进一步!”

  麟皇嘴角微微翘起,对着孟婆微不可查地带点了点头:“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都是小灵应该做的。”孟婆含笑回复道,“唯愿陛下生死大道早日大成,让幽冥有主,轮回有常!”

  “届时老身也可在奈何桥旁,积累功德,摆脱灵体。”

  “嗯!”麟皇点点头,“必然有那一天。”

  就在此时,麟皇和孟婆同时脸色一变。

  麟皇皱眉道:“这古天道气息……”

  “是新的幽冥诡地。”孟婆说道,“有人试图强行开启秘境!”

  “应当是伪佛。”

  麟皇点点头,脸色肃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