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夜的第一章 > 第143章 我初入江湖
  两人的目光一触即过。

  徐正华的脸上早已平静到看不出任何的情绪。

  沈谨言在掌声中快步走过。

  其实呢,她有情绪,甚至有敌视的意思,原因倒是不难猜。

  去年是她的发专年,但是从最初安小菁的《短发》,到后来的《眉飞色舞》、《当爱在靠近》,再一直到《千千阙歌》,每一步都几乎是正好打到她的腰眼上,压制得她堂堂天后发新专辑,卖的也相当好,却愣是好几首主打歌宣传下来,只拿到了一首冠军单曲——站在徐正华的角度,当然是无意之下的偶然,市场嘛,竞争嘛,大家也不熟,没什么礼让一说,大家都在这块市场里刨食儿吃,谁撞上谁都正常,赢了输了全看实力而已,没什么好抱怨的。

  但是站在沈谨言的角度来看的话,她的新专辑却被安小菁、杜雪岚和靳晓青给一再狙击,估计是远远没有达成最初的目标。

  这当然是江湖结仇。

  于是,包括安小菁,估计也包括杜雪岚、靳晓青,自然而然,也包括自己这个一手捧红了她们三位的人,都被她给恨上了。

  真要说心眼儿小,事不顺心就嫉恨他人,其实不止她。

  安小菁跟卢晓穗之间的恩怨,做得其实一度更过火。

  杜雪岚跟安小菁之间同属一家公司,但照样老死不相往来。

  彼此彼此罢了。

  只是事情原本可以不必做得那么过火,那么极端的。

  不和就不和呗,记仇就记仇呗,以后继续市场上过招,大不了像安小菁跟卢晓穗一样,抓住机会就彼此互损几句含沙射影幸灾乐祸的话。

  然而……

  金椰奖的颁奖典礼现场,现场直播的镜头前,她这么做,可就是扎扎实实的挑衅和拉仇恨了——对安小菁那一下,算打脸,对自己,则是挑衅意味十足。

  而且都是不止一个人看见了。

  靳晓青愕然地追着她的背影看,愣了足足两三秒钟,杜雪岚也有些惊讶的样子,扭头看了徐正华一眼,徐正华冲她笑笑,正好靳晓青的手伸过来,抓住他的手,他反手握住,又扭头,冲她也笑了笑。

  然后,他率先坐了回去。

  并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安小菁。

  冲她点了点头,神色平静。

  掌声中,沈谨言走上舞台,从颁奖人手中接过了奖杯。

  如果没记错的话,从首张专辑发布开始计算,到今年的1994年,她应该是已经出道八年了,从出道就红,一直红到现在,正值一个歌手的当打之年,现在又二度封后——如果没有去年她的第二主打、第三主打频繁被压制、没有拿到冠军单曲这种败绩的话,现在站到领奖台上手捧最佳女歌手奖杯的她,真的可以算是登上人生的一次巅峰了。

  倒也的确是有些傲娇的资本。

  “谢谢!谢谢大家!谢谢金椰奖能够第二次把这个奖发给我……啊,呼……好激动,哈哈哈……”

  真的到了台上,她倒是挥洒自如,很有几分天后的风采。

  但徐正华相信,刚才她跟安小菁之间发生的那一幕,大概率是已经直播出去了,而就算是没有被切进直播的画面中,现场也有无数人亲眼目睹,明天这件事几乎是一定会有所发酵的。

  风波还在后头。

  反倒是她看自己的那一眼,应该是没有被拍到。

  镜头能拍到的,大约就只是自己早早就停下了鼓掌。

  呵。

  娱乐圈还真是……有点意思。

  “谢谢!谢谢大家!……”

  想要继续在这个圈子里混,就几乎不会有人赶在金椰奖的颁奖典礼现场炸,有恩怨也只能以后再算,于是,颁奖典礼进行的顺遂无比。

  十分钟之后,本届金椰奖最大的两个悬念陆续揭晓。

  之前收获并不算多的张一江,在这最后的十分钟里,成为了最大赢家。

  年度最佳专辑,加年度最佳男歌手,被他一把揽入怀中。

  要知道,他去年发的这张新专辑,制作人可是他自己——之前已经有各路媒体连篇累牍的做过金椰奖的分析和前瞻了,他第一次自己做专辑制作人,能够拿到金椰奖的提名,就已经算是巨大的成功。

  而现在,金椰奖甚至不吝以两项大奖,对他给出了最高肯定。

  虽然事实上……他这张专辑在市面上、在专业人士的评价中,以及甚至在他自己的歌迷群体中的评价,都不算太高。

  销量之于他来说,倒是还算可以,据说已经拿到六白金的认证了。

  然而他的春风得意马蹄疾,却注定了更多人的落寞与愤懑。

  沈谨言没能笑到最后,丢掉了年度最佳专辑这项大奖。

  砍树乐队更是一奖未得。

  所以当舞台上的颁奖人,念出年度最佳专辑获得者张一江的名字的时候,徐正华下意识地扭头,跟靳晓青碰了个眼神儿。

  两人顿时神会。

  之前在东方之声音乐奖颁奖的时候,徐正华就跟她说过这个话,“接下来不会有任何奖项,敢把奖发给砍树乐队,并给他们登台发表感言的机会了。”

  看来金椰奖果然也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头铁。

  …………

  “她这是根本就没把我放在眼里!她就是在甩脸色给我看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金椰奖颁奖典礼在掌声中顺利结束,主办场地的楼上,就有大型的招待酒会,提供给大家一个典礼后的社交场合,但空手而回的安小菁却没有上去,典礼刚一结束,她就直接起身离开,顶着外面亮瞎人眼的闪光灯,和记者们连珠炮一般几乎能把她逼哭的提问冲出去,坐车回了酒店。新笔趣阁

  徐正华倒是花了十几分钟时间,上去转悠了一圈,然后就把袁维交代给管玉兰,并且叮嘱刘德峰给照看一眼,就也回了酒店。

  敲门进去的时候,安小菁的眼睛已经哭得有些红肿,脸上满是泪,等到看见徐正华,更是直接扑进他怀里,大哭起来。

  陆铭也是一脸的忿忿和郁闷。

  讲道理,一个刚刚出道的新人歌手,目前只有两首单曲,专辑都还没发布,却已经拿到了年度最佳新人、年度最佳流行歌手和年度最佳女歌手这三项提名,金椰奖官方对安小菁,绝对称得上是青睐的。

  即便是全部落选,对于安小菁来说,也是很正常的情况——她自己当然会失落,但站在客观的角度看,这事情无可厚非。

  要怪也只能怪她自己,因为想要去尝试一下演员的感觉,非要接下那部戏,后来又等赵去病,从而耽误了大量的宝贵时间,使得她的专辑迟迟无法完成录制,也就没能如愿地在去年下半年上市——如果没有这些斜茬子事儿,她的专辑在去年下半年,十月前后就能上市的话,今年的颁奖典礼,她绝不至于颗粒无收。

  徐正华很讲诚信的,虽说大家只是交易,但给她做的这张专辑,绝对真材实料,赶上顺水状态,再拿个两三首冠单不成问题,就算是逆水而行,至少也保她一到两首的冠单,大卖几乎是定局。

  金椰奖的评选规则,虽然被主办方一再强调过,绝不会以商业成绩为准,顶多只是参考,但其实呢,谁都知道,一张商业成绩都没有达到基本标准的专辑,是不可能拿奖的,而商业成绩爆炸的歌手,也是很难被忽略的。

  然而,周期这个东西,错过了就是错过了。

  有些事情,徐正华不得不承认,虽然安小菁显得比她的那对爸妈要聪明很多,眼界也开阔许多,但她性格中的很多东西,还是有点像她那对爸妈的。

  很多时候会显得短视。

  别的不提,奖项什么的,其实更是小事,单纯只说,从《当爱在靠近》一直到现在,她已经间隔了大半年的时间,近乎从歌坛消失了。

  她可不是那些出道多年,已经通过一张又一张的专辑证明过自己,也早已奠定了在市场、在歌迷群体中地位的老牌歌手,她虽然两首歌爆红,但其实依然算是新人,而新人的歌迷,总是极不稳定、极容易流失的。

  单这一项,她这半年的瞎折腾,损失了多少人气?

  歌迷们期待着、期待着,你老不发专辑,市面上又不是只有你的歌可听,大家对你又暂时还谈不上什么忠诚,那人气当然就流失掉了。

  等专辑发布之后,要花费不知道多少的力气,才能把这些人气和关注,再给拉回来——甚至有些都未必拉的回来,在你消失的这段时间里,人家很可能已经疯狂地喜欢上其他歌手和其他歌曲了。

  这个话,当初徐正华给她点到过,因为她参演那部电视剧的那个所谓女三号还是女四号来着,本身就只是大家交易中的一个添头儿,可有可无的。而何建良当然也劝过。但当时,她还是选择了接下那个角色。

  现在又哭……

  她在哭什么?哭沈谨言对她的蔑视和敌视吗?

  别扯了!

  只有不了解她的人,才会这么认为!

  而徐正华显然是相当了解她的性格和为人的——她哭的是,沈谨言那个样子的蔑视和敌视她,但偏偏,她觉得自己没办法反击!

  气弱啊,心怯啊,没有底气啊!

  你一个新人,一个奖都没拿到手,人家已经是二度封后!

  人家就看不起你了,你又能如何?

  拿什么对人家回击?

  说句不客气话,你有资格吗?

  “好了好了,不哭了,眼睛都哭肿了!”

  徐正华顺势把她抱起来,坐下后,把她放到自己大腿上,一边给她擦眼泪,一边柔声的呵哄,“回头你就发专辑,等咱专辑也大卖了,明年颁奖,咱也拿个最佳女歌手,然后咱也蔑视她!”

  也就只能这么劝劝了。

  当然,手段还是要上,不一定真的操作,但当着自己的女人,姿态要给足,“老陆,回头你把她的资料搜集搜集,比如说,她的好朋友啊,圈内关系啊,个人喜好啊之类的,搜集一下给我。”

  陆铭正郁闷,闻言却是愣了一下,也不知道他想到什么了,表情居然显得有点惊讶,“正华……我、我没别的意思,你的心情我也理解,但是咱就说,说到底这也就是她们两个女歌手之间有点儿……不对付,你可别冲动!”

  安小菁抬起头来,不哭了,看着徐正华,隐带兴奋,“你要干嘛?”

  徐正华能干嘛!

  他才不会蠢到因为一点小小的意气之争,就去做什么犯法的事情之类的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你想拉拢她的关系网?想办法封杀她?”

  没等徐正华把话说出来,安小菁反倒提了一个建议。

  只是……很好笑。

  “哈哈哈,开什么玩笑啊你!”徐正华搂紧她,直接灭掉她这种不靠谱的心思,“你以为我是张原啊,那么牛逼,要求公司封杀别人……”

  讲真话,封杀什么的,不存在的。

  能真正封杀别人的,只能是法律,是这个人自己犯了罪、进了大牢。

  除此之外,就算你得罪了业界六大,也依然没人能封杀你——得罪一个,还有另外五个愿意跟对方顶着干呢,得罪了五个也还有个最后的容身之所呢!

  实在不行,自己开个小公司录专辑,跑路演卖唱片,一路跑下来也不少销量。

  哪有什么所谓封杀。

  张原当初抖的那个威风,纯粹是因为合同即将到期的关系,一时拿捏住了东方之星,而自己当时又是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新嫩。

  简单说,巧了而已。

  但沈谨言是什么人?刚刚二度封后啊拜托!

  业界六大联手封杀她,还得各大电视网都完全配合,说不定还有些希望真的做到,以徐正华今时今日的能力,纯粹想多了。

  但安小菁明显不死心,拼命出主意,“你可以拉拢她身边的人啊,歌手你给他们写歌,创作人你用他们的歌,这样的话……”

  “打住!打住!”

  这女孩今天看来是被气疯了。

  这都什么馊主意。

  徐正华安抚她,“我没那么大能耐,咱们跟她之间,也没那么大仇。我让老陆帮我搜集她的资料,只是想看看有什么漏洞没有,我倒是可以顺手给她挖个坑什么的。比如,如果她喜欢投资股票,那我就安排人给她推荐几只股票,包她买了就赔,不割肉就永远别想解套之类的……帮你出口气嘛!”

  “呃……”

  陆铭插话,“这方面我倒知道,不用打听,她喜欢收藏古董!”

  好吧!

  但徐正华摇摇头,“这个不能干,这个很容易涉嫌诈骗!唉,搜集搜集吧,就算她原本不喜欢买股票……我们也可以想办法让她喜欢上嘛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你应该留下来的,你不知道,所有人看见管姐,都打听你!”

  看样子袁维喝了不少酒,脸蛋儿红扑扑的,但还没醉,等徐正华从安小菁的房间里溜出来,回到自己的房间时,她已经等在房间里了,正捧着徐正华今天晚上收获的四座奖杯,在那里翻来覆去的看。

  作为同宿舍的姐妹,她没去探望一下颗粒无收的安小菁,估计是害怕会忍不住笑出来?反正她现在就笑得挺开心的。

  见识到她心心念念的大场面了。

  就是看来没能挎着徐正华的胳膊,让她继续装个逼,所以多少还有些意犹未尽,“而且现在管姐好威风啊,平常看她跟在你身边没觉得,今天晚上我才忽然发现,大家对管姐都特别客气,真是……威风八面,气场十足!”

  徐正华笑笑,没搭她的茬,把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下来,光着身子进了洗手间。没想到她直接放下奖杯追了过来,“正好我也没洗呢,一身酒味,一起洗。”

  她现在可会讨好人了。

  除了没有靳晓青的那股子发自内心的卑顺之外,别的东西都学的有模有样。

  至少是比安小菁强。

  于是还是她负责给徐正华擦沐浴露,边擦边继续念叨个不停。

  她现在应该是属于……还站在门外,但已经有资格推开门往里看,正好就一眼看见了这个圈子的浮华和夸张。

  于是有点亢奋。

  按捺不住内心的砰砰乱跳。

  如小鹿撞怀。

  可以理解——一般人都扛不住。

  但徐正华却已经很难体会到她的亢奋了。

  颁奖典礼已经结束,仔细回头盘一盘,十二项提名,排除掉好几项都只是因为歌曲不同而提名相撞的情形,比如《千千阙歌》、《眉飞色舞》和《江南》就同时提名了最佳作曲,《千千阙歌》和《当爱在靠近》又同时提名了最佳作词,《千千阙歌》、《短发》和《江南》又同时提名了最佳流行歌曲,其实也有七个不同的提名方向呢,其中作品类五个方向,个人类两个方向。

  但最终,只拿到了四个奖杯。

  不好不坏吧。

  去年不算自己的丰收年,今年才是。

  去年只算是开局。

  初入江湖而已。

  四个奖杯,已经是一份不错的收获。

  当然,其中三个都是由《千千阙歌》给带来的。

  最佳作词、最佳作曲、最佳流行歌曲。

  《眉飞色舞》则是只带来了最佳舞曲。

  至于今年嘛……挣钱,先努力挣钱,接下来要烧钱的地方还多着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