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四合院之好好活着 > 第六百二十九章 代理
  看着怀里睡的香甜的媳妇儿,李楚笑着低下头亲了一口她的额头。

  然后站起来把她抱进卧室里。

  坐在怀里听他唱歌竟然都能睡着,他唱的是催眠曲吗?

  他一边在心里嘀咕着,一边坐在床上帮她轻轻的把身上的衣服脱掉。

  费劲巴拉的把她放到床上给盖好被子,他又走出了卧室。

  刚回到客厅,他就发现几只本来应该在窝里睡觉的狗,都坐到门口那块,看到他出来小黑还跑过来扒拉他。

  这是大门口有人,还是熟人?

  都快十点了,谁啊这是?也没见压门铃啊。

  心里想着,手底下的动作却不慢,拿起衣服架上外套披在身上他就走了出去。

  前院,李楚刚走过去,住在倒座房的张建设就已经走了出来。

  “李叔,这么晚您去哪儿?”

  “我不出去,是外边好像有人,不过应该是熟人。”

  张建设听了这话有点愣神,外边有人我都不知道你住在后边咋知道的。

  不过看到已经跑过去咬门栓的狗,他又反应过来了,便没做声跟在后边准备看看是谁。

  三两下大圣就把门给打开了,门外站着的人早就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,所以门打开后稍稍往后退了一点。

  “猛哥,怎么是你?”

  “爸?你怎么这会儿过来了?”

  几只狗跑出来后围着住门口站着的人,李楚和张建设就走了出来,看清楚是谁后,两个人惊讶的叫到。

  “小楚,我过来跟你说几句话就走,建设你先回去,我找你李叔有点事儿。”

  “哦,爸,李叔你们聊,我进去了。”

  “猛哥,有啥事儿进去说呗,外边多冷啊。”

  “就几句话就走,不进去了,万一再把谁吵醒了。”张猛摇了摇手。

  李楚见状把几只狗打发回去,就留下了毛球。

  “你刚才咋不压门铃呢?”

  “我看到首长的车了,没敢压。就寻思着在门口站上两分钟,看你家狗能过来不。真是好狗啊!”

  李楚指着毛球说道:“这只,还有刚进去的有两只已经配过了,就是不知道怀上没,到时候生了再给你捉一只。”

  毛球好像知道说它呢,用脑袋蹭了蹭主人的腿。

  “不要了不要了”张猛摇摇头:“养着确实不错,但是送它们走的时候太让人难受了,我是不养了。”

  “你看吧,到时候想要自己过来抱就行。说吧猛哥,这么晚过来什么事儿。”

  “那家伙交代了。”

  猛然间听到这话,李楚还有点发蒙,看着张猛脸上的喜意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。

  “你是说那个畜生终于交代了?”

  “嗯,预审那边熬了几天,六点多才开始开口的。”

  “这次没问题吧?”李楚忽然有点担心,害怕又弄出第一个小偷那种事情。

  “这次没问题,他交代的好多细节,如果不是作案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。”

  “恭喜你啊猛哥。”

  “别,还是恭喜你外甥吧,这次一个二等功是跑不了了。不过也合该他得,自从去年十月份我把任务布置给他之后,这几个月他可是不打折扣坚决执行我的命令。

  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能在他再一次作案的时候抓一个现行。”

  历时一年的强杀妇女案件终于落下帷幕,张猛在这一刻也是感慨颇深。

  这一次他能安全上岸全靠李楚和他外甥,谁能想到一个堂堂物资局的工作人员,儿女双全,在外人眼里家庭幸福美满的他,竟然能犯下这些累累血案。

  原因也特别简单,就是因为他的瘾太大,家里妻子已经不能满足他了。

  在一次求爱未果,他妻子把他踹到床底下,生气的说让他出去找别的女人时,这颗种子就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了。

  当然了,刚开始他是没想过走上强杀这条路的。

  先开始他是想出去找那些暗门子,可是由于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,他根本就找不到那些人在哪里。

  偶然听别人说景山那边有,他就借着晚上在物资仓库值班的便利,从后墙偷偷的翻出去,骑上自行车赶了过去。

  结果是可想而知的,根本就什么都没有找到。

  这个年代的做暗门子的,不是熟人或者熟人带过去的根本就不接待,所以他即便跑断腿也不可能找到。

  实在没办法了,才把自己的罪恶之手,伸向了那些下夜班的女工。

  “猛哥,我替我外甥谢谢你。”

  “客气什么,就是你说的那句话,都是自家兄弟。”张猛从口袋里掏出一盒烟,扔给李楚一根,然后又掏出火给俩人点着。

  “案子结束我也就能安心的走了。”

  “已经确定去哪儿了?”

  “这次托你的福,财政局。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李楚忽然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  “什么情况,现在抽个烟都能呛着。”张猛啼笑皆非的说道。

  “不是……你说你去哪个单位?”

  “财政局啊,怎么了?”

  “一把手?”

  “必须得啊,要不然我还不如不离开呢。”

  “哈哈,这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。”李楚笑着摇头说道。

  “怎么说?”张猛诧异的问到。

  “我外甥女两口子都在市财局工作呢,就是家栋的妹妹和妹夫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刚抽了一口烟进肚的张猛这时也开始咳嗽起来。

  “真的假的?”

  “我没记错的话家媛在预算处,林立在综合处。”

  “嘿,我还就跳不出他们兄妹俩了是吧。”张猛也笑了起来。

  “也好,人生地不熟的,能有两个自己人到时候跟我说说局里的情况,还挺不错的。”

  “你什么时候过去?”

  “这边的交接手续办完就过去,也就这几天吧。”

  “行”李楚点点头:“六号这个礼拜天,我弄一桌恭喜你升职。”

  “别你弄了,我来吧,就你那个朋友的饭店你给订一桌。”

  “也行,我带酒。”

  “呦,又开始下雪了,好了,我也该回去了,你进去休息吧。”

  李楚抬头看了一眼黑漆漆的天空,雪花片子又开始往下落了,他指着胡同口停着的吉普车说道:“走吧,我把你送上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