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  永寿宫。

  寝殿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香,太后面色苍白地坐在床头,薄薄的被子盖至她腰腹。

  景宣帝神色凝重地守在床前。

  胡院判仔细为太后把了脉,站起身来。

  景宣帝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  胡院判恭敬答道:“从脉象上来看,太后她老人家是气血两亏,加上忧思过重,前阵子又惊了风,这才一病不起。”

  “这些话你说了几日,朕已经听腻了,朕只想知道,太后的病究竟何时才能有起色?”

  “臣会为太后换一个新的方子。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,药效太猛,意味着副作用也大,伤身的,陛下。”

  景宣帝深吸一口气,捏了捏疼痛的眉心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

  “你退下吧。”他说道。

  “是。”胡院判退了几步才转过身,抬袖擦了擦额角的汗水,即刻去太医院写方子。

  景宣帝来到床前的凳子上坐下,吩咐宫人:“你们退下。”

  福公公看了眼太后身边的惜嬷嬷。

  惜嬷嬷对太后道:“奴婢在外头候着。”

  太后微微颔首。

  惜嬷嬷与福公公带着一众宫人退了出去。

  景宣帝神色复杂地看向病歪歪的太后:“胡院判说母后忧思过重,儿子近日公务繁忙,疏忽了母后,是儿子的不是。”

  太后没说话,只是淡淡地将脸转向一边。

  景宣帝叹气:“母后,您打算一直不原谅儿子吗?十年了,他是您的儿子,难道我就不是了吗?是不是当初被杀掉的是我,母后的心里才会好受一点?”

  太后依旧是倔强地望着墙。

  “母后保重身体,儿子改日再来探望母后。”

  景宣帝说罢,起身离开了永寿宫。

  夜色如墨。

  景宣帝走在寂静的曲径小道上,福公公在前为他打着灯笼。

  景宣帝自嘲地说道:“南阳王的忌日又快到了,每年都这样。”

  福公公不敢接话。

  南阳王是先帝长子,景宣帝是先帝四子,二人皆为当时的惠妃所出,也就是如今的太后。

  兄弟俩联手斗败了皇后与嫡皇子,转头便兄弟阋墙、兵戈相见。

  景宣帝冷笑道:“朕偶尔会想,如果输掉的是朕,母后会不会也为了朕,去与大哥心生隔阂?朕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,她觉得大哥是长子,就该比朕有资格继承皇位。你知道她曾对朕说过什么吗?”

  福公公讪讪道:“奴才不知。”

  景宣帝讥讽道:“她对朕说,倘若继承大统的是南阳王,他一定不会对朕赶尽杀绝!你信吗?”

  福公公顿了顿,说道:“奴才不信。”

  他信不信不打紧,景宣帝要听的是他不信。

  景宣帝望向无边夜色,眼底闪过阴鸷:“朕也不信!倘若南阳王赢了,朕的下场只会和他一样!成王败寇罢了,为何母后要埋怨朕?!”

  福公公不敢接话。

  景宣帝:“罢了,回宫吧。”

  福公公问道:“陛下今晚要去哪位娘娘宫中?”

  以往景宣帝最烦躁的时候,都喜欢去娴妃宫里。

  娴妃是一朵貌美的解语花,深深懂得如何排解景宣帝的愁绪。

  然而今晚,景宣帝沉吟片刻后说道:“去坤宁宫看看皇后。”

  福公公:您确定是去看皇后?不是去蹭静宁公主的点心?

  --

  转眼进入四月下旬,苏承与秦江比试的日子也渐渐临近。

  秦沧阑与老侯爷抓紧一切机会训练苏承,一个月的时间缩短二十年的栽培差距,听上去是天方夜谭。

  但苏承的天赋着实令二人侧目。

  从一开始,一招也打不过,到如今,已能在秦沧阑手里接住十招。

  虽说,也有点耍滑头的成分在里头,可正所谓兵不厌诈,接住了就是接住了。

  因为表现越来越出色,苏承的“工钱”也从一日十两提到了一日二十两,最高的一日挣了五十两。

  苏承很满意。

  他觉得再这么打个一年半载的,兴许他就能给闺女在京城置办一座宅子了。

  “你觉不觉得承儿恢复得太快了?”

  老侯爷盯着在草场上练习射箭的苏承问。

  一旁的秦沧阑反问道:“快吗?”

  老侯爷想了想,说道:“比你我年轻那会儿都快。”

  秦沧阑与有荣焉道:“那是!虎父无犬子!也不看看是谁的儿子!”新笔趣阁

  老侯爷神色复杂地睨了他一眼:“一想到这么好的苗子,生生在乡下耽搁了三十年,我就特别想杀了你。”

  提到这个秦沧阑瞬间没了底气。

  他悻悻地咳嗽了一声:“好嘛,大不了日后你代我多教教他,他还年轻,正是堪当大任的时候。”

  老侯爷古怪地问道:“你儿子为何要我来教?”

  秦沧阑眼神一闪,正色道:“你……你不是教得挺起劲吗?再说下手没我那么重,我怕我把他揍坏了。”

  老侯爷冷冷一哼:“差点儿以为你在交代遗言。”

  苏承这边进展顺利,可就在比试的前一晚,苏二狗出了事。

  他不见了!

  苏祁、苏钰结束今日的课程后,去苏二狗的班上找他一起回家。

  他俩的课业比苏二狗繁重,下课晚小半个时辰。

  苏二狗一般会在课室里一边写作业,一边等他俩。

  可今日他俩去课室时,意外地扑了个空。

  “是不是去茅厕了?”苏钰问。

  “那就等等吧。”苏祁说。

  等了小半刻钟,不见苏二狗过来,苏祁去茅厕找人,苏钰继续在课室门口等,以防苏二狗回来,又与他俩错过了。

  可苏祁将国子监所有茅厕找遍了,也没瞧见苏二狗的影子。

  “二哥。”苏钰问,“二狗呢?”

  “没找到。”苏祁摇头。

  苏钰古怪地说道:“不应该呀,二狗很听话的,他不会不等我们。”

  他们一起上了将近一个月的学,苏二狗从不乱跑,偶尔见不到也一定是去茅厕了,等一会儿苏二狗就能回来。

  二人不约而同地察觉到一丝不对劲。

  “二哥……”

  “别慌。”苏祁强迫自己镇定下来。

  平日里咋咋呼呼倒也罢了,关键时刻,他们是不能乱作一团的。

  苏祁蹙眉道:“这样,你去找岑夫子,我记得今天下午是他给二狗班上上课。我去一趟舍馆,问问二狗的同窗。我们在国子监的正门口会和。”

  苏钰: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