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我家娘子不对劲 > 第419章 那封休书呢?
  窗外,夜深风疾。

  秋雨淋淋漓漓,不断地摧残着院里可怜的花朵,粉色的花瓣片片飘落,洒满了庭院,在泥泞中呻吟。

  芭蕉在风雨中摇晃,被雨滴击打的噼啪作响。

  屋檐下的漏刻,滴答滴答,在漆黑的夜色里,默默地计算着时间。

  夜色在喧嚣中,悄悄流逝。

  这一场秋雨,整整持续了一夜。

  天蒙蒙亮时,方渐渐停歇下来。

  院里已是一片狼藉。

  地面的小坑里,蓄满了浑浊的雨水,坛里的花草,皆耷拉着脑袋。

  一只鸟儿从屋檐下的洞穴里,钻了出来,抖了抖脑袋和羽毛上的雨水,睁开眼,看着眼前这雨后的景色。

  空气格外清新,乌云也悄然散去。

  百灵打了个哈欠,蹑手蹑脚地从门口离开,回到了自己的房间,爬上了床,很快睡去。

  天还未亮。

  洛青舟已踩着泥泞,回到了谪仙居。

  小蝶已经起床,正在叠着被子。

  洛青舟进了房间,跟她打了声招呼,直接上了床,扯过被子盖在了身上,闭上了眼睛。

  小蝶愣了一下,道:“公子昨晚没有睡吗?”

  洛青舟没有说话,很快便疲惫睡着。

  小蝶在床前等了一会儿,见他睡熟后,方轻轻帮他脱掉了外衣和袜子,然后帮他盖好了被子。

  “公子是从二小姐那里回来的吗?”

  她喃喃自语了一声,出了房间。

  天亮后,太阳并未出来。

  等洛青舟起床后,天空上竟然又飘起了小雨。

  他只睡了一个时辰,不过精神和体力都已经恢复,而且感到神清气爽,心情也格外愉悦。

  跟小蝶交代了一声,他拿了油纸伞出了门。

  等来到城南十八巷时,他已经摇身一变,变成了身穿黑色劲装,相貌普通的楚飞扬。

  在巷口等了一会儿,刀姐方打着油纸伞出来。

  一见面,刀姐立刻又道:“楚飞扬,昨晚你家美骄大小姐又找来了。”

  洛青舟闻言一愣,道:“不是再见,再也不见了吗?她又找来干嘛?”

  刀姐走到他面前,一脸无奈道:“她说她想加入凌霄宗,希望我可以帮忙介绍。”

  洛青舟呆滞了一下,连忙道:“你怎么回的?”

  刀姐耸了耸肩道:“我当然是拒绝了。我介绍你去,已经得罪了何师兄言师姐他们,怎么可能短时内再介绍人过去?宗门发下来的修炼资源,是一年一决定,今年这里已经多了我和你两个人,每个月的修炼资源就那么多,再加上一个人,其他人只怕会更恨我了,而且师父肯定也不会同意的。”

  洛青舟道:“那她又怎么说的?”

  刀姐道:“我跟她说了这些原因,让她自己找关系进去,她说她家里人不会同意的,所以才来找的我。她还用很多很多的金币诱惑我,不过还是被我果断拒绝了。因为我知道,她并非是真的要去修炼,而是对我家小师弟不怀好意。我不能为了金币,出卖我家小师弟,你说是吧?”

  洛青舟没心情跟她开玩笑,蹙了蹙眉头道:“你确定她是因为我,才想加入凌霄宗?”

  刀姐点头道:“绝对是的,以她的身份地位,才没有必要加入凌霄宗呢。她要是想修炼,可以直接进入龙虎学院。”

  两人打着伞,边走边聊。

  洛青舟疑惑道:“应该不会是为了我吧,她昨晚不是让你给我带话,再也不见了吗?”

  刀姐不禁一笑,转头看向他道:“洛解元,没想到你那么有才华,却不懂女人心。她越是那么说,就是越在乎你。昨天可能只是一气之下说的,但回去后一想,又舍不得了,但又拉不下脸来找你,于是想直接进入我们宗门,天天见到你。你想一想,是不是?”

  洛青舟不禁好笑道:“师姐,你谈过恋爱吗?”

  刀姐脸上的笑容一滞,冷哼道:“没有谈过恋爱,难道就不会分析吗?好歹我也是个女人,我自然比你清楚女人的心思。”

  洛青舟看着她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她喜欢我?”

  刀姐满脸诧异地看着他道:“难道你不知道?”

  洛青舟不解道:“可是为什么呢?我当初每次与她见面,都会毫不留情地把她殴打一顿,甚至还会羞辱她,她应该是恨我吧?”

  刀姐顿时好奇道:“怎么羞辱的?说来听听。”

  洛青舟见她一脸八卦样,没再继续这个话题,道:“不聊她了,还是聊聊修炼吧。不是说每个月都要上交一只妖兽吗?我们什么时候去云雾山脉?”

  刀姐想了想,道:“应该快了,等师父吩咐。”

  两人说着话,很快来到了武馆。

  天上还在下着雨。

  聂云容和言梅今天都没有来。

  冯云松和张远山则赤着上半身,在雨中打拳。

  何阳则在后院的练武场修炼。

  洛青舟和刀姐去跟孙江打了招呼,正要去修炼时,孙江突然看着两人道:“玲儿,飞扬,你们每天早上一起来,晚上一起走,是住在一起吗?”

  刀铃连忙道:“师父,我和楚师弟只是同路,并没有住在一起。”

  孙江又问道:“是一对吗?”

  刀姐立刻低头道:“不是,我跟楚师弟只是朋友和师姐弟关系。”

  孙江点了点头,道:“我听云松他们说,你们两个不管是早上来的时候,还是晚上回家时,就连白天修炼时,都待在一起。你们如果互相喜欢的话,师父也不会多说什么,只是修炼时,不可分心。你们来这里是来修炼的,不是来这里谈情说爱的,师父怕你们互相耽搁了修炼,所以才提醒你们的。”

  刀姐顿时红了脸颊,低头道:“师父放心,我和楚师弟都会好好修炼的,绝不敢懈怠。”

  孙江这才点了点头,道:“好了,去吧。”

  两人从屋里出来,相视一眼,不禁都笑了起来。

  刀姐耸了耸肩道:“看来我们走的太近了,从今天开始,我就不跟你在一起修炼了。我去前院,你去右边的练武场,有事过来找我。”

  洛青舟点了点头,去了右边的练武场。

  今天他准备先修炼半日的内功心法,然后再练拳榨干体内的力量,打熬各个穴窍和内脏,两者兼顾。

  快到晌午时,百灵方从床上起来。

  等她去了夏婵的房间时,发现床上的被单被罩都换了,只有枕头没有换。

  外面的走廊上,传来了倒水的声音。

  她愣了愣,走出了房间,来到了走廊上。

  夏婵正蹲在地上,一脸认真地搓洗着木盆里的肚兜和衣裙,被单被罩已经洗好,晾在了另一边的走廊上。

  百灵走过去,在她旁边蹲下,目光看着她手里搓洗的内衣,满脸好奇地问道:“婵婵,今天下雨呢,你干嘛要洗被子和衣服?”

  夏婵低着头搓洗着衣服,没有回答,小脸上却不自觉地爬上了两抹红晕。

  百灵突然又笑嘻嘻地道:“对了婵婵,昨晚你睡的好吗?姑爷有没有在那里陪着你?”

  夏婵依旧低着头,没有回话。

  百灵立刻生气道:“好啊臭姑爷,肯定趁我不在又偷偷溜走了!可恶!”

  说着,突然站起身,气势汹汹地道:“我去找他算账!”

  夏婵慌忙抬起头道:“别,别去。”

  百灵停下脚步,看着她道:“为什么别去?他自己昨晚说了要陪你一夜的,结果竟然偷偷溜走了,哼,我要去好好质问他。”

  夏婵红着俏脸,咬了咬粉唇,低声道:“他,他没走。”

  “哦?”

  百灵一听,又蹲了下来,满脸笑容道:“没走吗?那昨晚姑爷是不是在椅子上坐了一夜?”

  夏婵低下头,继续搓洗着衣服,没有再说话。

  百灵突然又道:“难道不是在椅子上,而是在床上?对了婵婵,昨晚我在睡梦中,听到床吱呀吱呀地一直在响,是有人在摇床吗?是我的床在响,还是你的床在响?”

  夏婵紧紧低着脑袋,低声道:“你的……”

  百灵:“……”

  “噗嗤……”

  她噗嗤一笑,道:“我的床吗?可是我睡的好好,它怎么会响呢?”

  夏婵继续低头搓洗着衣服,没有再理她。

  百灵还想继续再逗她几句的,屋里突然传来了一道清冷的声音:“百灵。”

  百灵一听,连忙站起身,跑进了屋里,道:“小姐,怎么了?”

  秦蒹葭穿着一袭月白色的单薄睡裙,裙下露出了两截雪白如玉的纤秀小腿,乌黑的秀发披散着身后和鼓起的胸前,看起来刚从床上起来,但那无瑕的脸颊和气质,依旧绝美不可方物。

  她手里拿着一本书籍,柳眉微微蹙着,清冷而绝美的脸颊上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情,顿了顿,问道:“百灵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

  百灵闻言一愣,随即坚决摇头:“没有,绝对没有。小姐,我要是有事情瞒着你,我就是小狗。”

  随即突然又道:“小姐,是昨晚的事情吗?我都还没有来得及跟你禀报呢,昨晚姑爷好过分,竟然整整欺负了婵婵……”

  秦蒹葭扬起了手里的书籍,神情淡淡地看着她。

  百灵愣了愣,停下了嘴里的话,目光看向了她手里的书籍。

  那书籍的封面上,写着四个大字:《大炎礼法》。

  百灵依旧一脸迷茫:“小姐,这书怎么了?这是二小姐送来的,小姐要是喜欢,我再去找二小姐要几本。”

  秦蒹葭微微蹙着眉头,盯着她看了片刻,突然问道:“那封休书呢?拿来我看看。”

  “休书?”

  百灵闻言微怔,道:“是小姐跟姑爷的休书吗?好像在二小姐那里,小姐要……”

  突然,她嘴里的话停了下来,目光再次看向了她手里的那本《大炎礼法》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