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 > 第六百九十一章 人工饲养
  杜飞直接坐车去公社打电话,说是立即跟京城那边汇报。

  这令秦淮柔有些担心,棒杆儿拿了这块金牌会不会有什么说法?

  而且,她认准一点,甭管到什么时候,杜飞绝不会让她吃亏就是了。

  所以在见到杜飞之后,毅然找个机会把这块金牌拿了出来。

  杜飞倒是有些诧异。

  他早知道棒杆儿拿到这块金牌。

  本来还寻思着,回头找个机会拿来看一看。

  没想到秦淮柔这么上道儿,竟先给送来了。

  杜飞把金牌握在手里,翻来覆去看了看,倒是跟他之前见过那些铜鎏金的差不多。

  不过根据入手的重量,基本可以判断,这应该是纯金的。

  秦淮柔则有些患得患失。

  要说她爱不爱金子,肯定想也不用想,谁能不爱金闪闪呢!

  所以,虽然选择把金牌给了杜飞,秦淮柔心里却有些七上八下的,问道:“这个牌子有什么用吗?”

  杜飞倒是没那么多想法,直接把金牌揣进自个兜里,笑呵呵道:“这个你就别管了,等回去我陪你一根大黄鱼。”

  秦淮柔听了,顿时眼睛一亮。

  上次杜飞给她那根大黄鱼,即便到现在回想起来,还忍不住心蹦蹦直跳。

  那东西仿佛有魔力!

  而眼下这块金牌,虽然分量不轻,但秦淮柔估计,应该没有十两。

  而且她在厂里听人说过,一些金首饰为了让金属更容易塑形,会在金子里添加别的。

  这块腰牌,边上又是花纹,还有弯弯曲曲的符号文字,不知道是不是也跟金首饰一样要加入了别的金属。

  这让秦淮柔想当然的认为,棒杆儿带回来的金牌不如实打实的大黄鱼值钱。

  至于说杜飞说话不算,她根本不担心。

  至少杜飞答应她的事,最后一件一件全做到了。

  所以,眼看着杜飞把金牌揣进兜里,秦淮柔仍若无其事,反而有些担心棒杆儿:“哎~你说,棒杆儿这次没事儿吧?”

  杜飞诧异的看着她:“什么没事儿?棒杆儿不好好的吗?”

  秦淮柔解释道:“我不是那意思,我是说棒杆儿掉到那个……那个里头,会不会对他有啥影响?”

  杜飞这才听明白,不由笑道:“瞎寻思什么!这次棒杆儿不仅立功了,还立了大功了!等回头我找人把他们仨的事迹写出来,登到报纸上,树立个典型。”

  “真哒!”秦淮柔眼睛一亮。

 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!

  如果棒杆儿真能上报纸,被树立成典型,对他将来发展,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。

  喜出望外的秦淮柔正想再说下去,却在这时外边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。

  杜飞听出来的人不少,直接撩开门帘迎了出去。

  果然,从秦淮柔家的院门外走进来十来个人。

  除了村里的秦书记和妇女主任,还有好几个穿着军装的军官,汪大成也跟在其中。

  其中一个中年汉子,一看就是领头的。

  他明显认识杜飞,应该是见过照片,径直走过来,立正敬礼,高声道:“杜飞同志,5056部队,第4工兵营向您报到,营长龚勇,全营应道451人,实到451人……”

  杜飞有些懵逼。

  心说这都哪儿跟哪儿呀!

  但他大概也能猜出来,应该是因为朱爸。

  杜飞不敢拿大,连忙紧了两步,伸出手与对方握手:“同志,可算把你们等来了!”

  一番寒暄之后,杜飞跟着众人再次回到大羊山的山脚下。

  这时已经快九点了,但在山下往上一看,却是一片灯火通明!

  等杜飞来到墓道口一看。

  好家伙!

  周围一共布置了四盏强光探照灯。

  这才叫真的照如白昼一样。

  之前留在这里的民兵和村民都已经换成了精神抖擞,全副武装的解放军战士。

  在山的侧面,有一批战士已经开始砍树清障。

  这里虽然不是山顶,但距离山下的道路也有几十米落差。

  要想把墓里的大量银元运到山下的卡车上,非得修一条简易道路。

  杜飞也明白了,上边为什么会派工兵过来。

  不过在杜飞和龚勇回来之前,这边却没有一个人进入墓穴。

  毕竟涉及到一大笔钱,谁也不敢掉以轻心。

  万一出什么岔子,就必须保证在程序上没有任何瑕疵。

  杜飞不由得看了龚勇一眼。

  这位龚营长看着皮肤黝黑,一脸粗豪的样子,却也粗中有细。

  随后,杜飞、村里的秦书记,公社的赵书记,外加这位龚营长,一共四方在场,一起进入墓中。

  除了他们,还跟着几个打强光手电,挂着照相机的战士。

  跟在后边,“咔咔咔”的连续按下快门儿,把墓里的情况记录下来。

  这一次,在强光手电的照射下,整个陵寝的墓室彻底展现出来。

  那些贴着墙摆放的各式各样的箱子尤为显眼。

  中室之后,又来到有尸体的那间耳室。

  “小张、小吴,检查一下。”龚勇指了指那具尸骨。

  两名战士应了一声,立即从兜里掏出口罩和手套戴上。

  两人动作娴熟,一看就是老手儿。

  然而,就在两人俯下身,准备去动那尸骨的时候。

  却是突然“呜”的一声,那个白森森的骷髅头竟然一下飞了起来!

  在场众人无不大吃一惊!

  不过军人的胆气足,气血壮,况且手上有枪,并不惧怕怪力乱神。

  如果枪不行,还有手榴弹,手榴弹不行,还有迫击炮,还有火焰喷射器……

  管你什么东西,都得服服帖帖。

  除此外,秦家屯的秦书记明显也不是常人,听到动静,反应极快。

  有些浑浊的双眼一瞪,猛的闷哼一声,肚子好像充气了,一下就鼓起来。

  整个人则跟压缩的弹簧一样,随时能暴起攻击。

  公社的赵书记虽然没有这些变化,却也丝毫没有惧色。

  身上的气势与周围的战士有过之而无不及,让杜飞一下联想到了街道办的冯大爷。

  这位赵书记很可能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战斗英雄。

  另外就是杜飞,似乎是所有人中最弱的。

  那个飞起的骷髅头仿佛也这样认为,竟然一跃而起,直冲杜飞撞来。

  杜飞却动也不动,仿佛被惊呆了。

  “孽障,住手!”

  最先反应的是秦书记,他是练武之人,反应最快。

  之前他虽然看出杜飞有些不凡,却没见过杜飞出手,更不知道他的实力。

  此时也来不及多想,眼看那骷髅头向杜飞扑去,手臂好像一条鞭子甩出去。

  上臂发力的时候虽然不快,但当力道顺着手肘、手腕,一直延伸到指尖的时候。

  秦书记的手速度已经极快,甚至甩出了破空声!

  “好漂亮的通背拳!”

  杜飞不由赞了一声。

  同时“砰”的一声,那个骷髅头被秦书记指尖点中。

  本来人的头骨十分坚硬,但这骷髅毕竟年头多了,再加上秦书记这是实打实的真功夫。

  千钧一发之际,那骷髅头当场被打落,头顶的位置生生被打出一个窟窿。

  随即掉在地上,又是“咔”的一声,摔得四分五裂。

  也露出了里面的玄机。

  在骷髅头的碎片中,赫然趴着一只黄鼠狼。

  刚才秦书记那一下非同小可,不仅直接打穿头骨,力量还透下气,击中了黄鼠狼。

  此时这只黄鼠狼浑身抽抽两下,呕出一口血,便不动了。

  杜飞见状,立即道一声“谢”。

  虽然以他的身手,就算秦书记没出手也没什么,但从结果上看就是秦书记帮他解了围。

  而且,在农村弄死黄鼠狼是比较晦气的事儿。

  秦书记也没想到里边是这东西,脸色有些难看。

  龚勇的神情同样不大好看,蹲下伸手拎起那只黄鼠狼,看了看后颈的位置。

  杜飞也跟着看了一眼。

  发现这只黄鼠狼后颈的毛有些杂乱稀疏,顿时就明白了。

  这只黄鼠狼十有八九是人工饲养的,后颈的毛就是经常被人捏拽,才形成了这种记号。

  杜飞心里立即想到了两个人。

  其中一个就是小红原先的主人。

  当初粮库闹耗子,最后发现竟然是人为造成的。

  那人叫张鹏程,杜飞还端了他老巢,从里边发现了一块庆亲王府的腰牌。

  既然老鼠能驯养,黄鼠狼自然也可以。

  紧跟着,杜飞又想到了上次谢部长和楚红军带来的那位催眠专家——马教授!

  说是东北的出马弟子。

  东北的出马弟子擅长御使五仙。

  黄鼠狼恰恰是‘狐黄白柳灰’五大仙中的‘黄大仙’。

  不过这些念头在杜飞脑中也只一闪。

  前者的张鹏程早就歇菜了,后者的马教授逼格太高,应该也不会跟这种事儿扯上关系。

  很可能是其他的,能够驯养操控黄鼠狼的奇人异士。

  接下来,两名战士继续检查骸骨。

  没再出现异常,但也没在这具骸骨上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  即便是那个同款的皮兜子也是空的。

  不过这具骸骨,还有那只黄鼠狼,都是小插曲。

  杜飞他们真正要紧的事,仍是尽快确认这里的银元数量,然后登记造册,拿卡车拉回去。

  然而,实际情况,却比杜飞预想的更复杂。

  在墓室中巡视一圈,全都拍照之后,开始让人进来,往外搬箱子。

  却在这时,竟又出了意外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