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重生之似水流年 > 第320章 0号机
  齐磊给鲍尔森的印象确实具备一些冒险精神,每每都能绝处逢生,也是他的优点之一。

  但问题是,这已经不是冒险精神的问题了,他疯了!

  四个组并驾齐驱,这哪是在竞争?在鲍尔森看来,更像是在赌气。

  但是,问题又来了。

  “在收益面前,成本不值一提!”

  鲍尔森愣愣地怔在那里,他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那就是:

  他和齐磊从来都是讨论宏观的大战略,一直在布局大方向,两个人好像从来没就盈利的问题展开过认真的讨论。

  当然了,不对利润做出预期判断那就是扯淡。德盛自己的评估机构已经不止一次地对智能机项目进行过分析研究,每每得出的结论也都是乐观的。

  这个项目非常有前景,有赚头。

  但现在看来,鲍尔森意识到,他预期的收益和齐磊预期的收益好像存在差异吧?

  在齐磊心里,这得多大的收益能支撑起这么大的研发投入?

  “齐,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聊一聊!”

  齐磊皱眉,“聊什么?”

  鲍尔森,“关于收益的问题。”

  “哦。”齐磊挑眉,“原来聊这点事儿啊?没时间。”

  “你!”

  鲍尔森差点噎死,能不能靠点谱?

  结果齐磊一摊手,“你都看到了,我真的没工夫和你讨论这些无聊的问题。”

  也知道鲍尔森在担心什么,他在担心血本无归。

  其实这都是正常的,按照现在手机厂商们的利润率来计算,再加上鲍尔森通过专业机构分析出来的数据,以及当下多家竞争的局面,大概智能机上市之后的零售价格应该在500到600米元之间,不会再高了。

  这个价格再去掉渠道成本大约20%,广告成本10%左右,也就剩下350到420米元。

  而鲍尔森理想的状态是,给自己留下20%的净利润。但是竞争太激烈的话,价格战是在所难免的,所以能有10%就不错了。ŴŴŴ.

  也就是说,350到420再减去10%,大约310米元到380米元是三石智能机的理想成本。

  不是说一定要在这个区间,而是在这个区间,三石手机才能最具有操作空间和竞争力。

  这三百多米元再去掉硬件和软件成本,专利成本等等,其实留给研发的空间不多。

  鲍尔森做过保守的估计,如果在一年内,三石手机可以达到市场占有率3%的成绩,那么总的研发经费控制在一百亿以内是没有问题的。

  当然了,这是按北美三石的研发标准来算,不计算齐磊在中国三石,以及他撬动整个中国半导体行业的投入。

  如果算上那个就没数儿了,鲍尔森也管不着,那是齐磊自己的事儿。

  一百亿,其实已经捉襟见肘了,德盛的评估是最终超支50%左右,勉强可以接受。

  可是现在,一下起四个研发团队,而且听齐磊的意思,还是走不同的研发路线,那是不是研发成本就得翻四倍啊?

  账虽然不是这么算的,中间一定有重叠,但是大差不差也可以这么理解了。

  “齐!”鲍尔森真的慌了,“这样的手机,即便你研发成功了,我们也没有任何利润可言,反而要赔钱,真的要这么疯狂吗?”

  鲍尔森不死心,今天一定要和齐磊把这个问题说清楚,否则要出大乱子。

  然而齐磊却是笑了笑,答非所问,“鲍大爷,我和你讨论过营销策略的问题吗?”

  鲍尔森一怔,“营…营销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齐磊,“那最终定价咱们聊过吗?”

  鲍尔森无语了,“你的智能机都还没影儿呢,讨论什么定价!?”

  “对啊!”齐磊一摊手,“你连咱们的产品是什么都没搞清楚,光凭别人的产品就给咱们定了个价,搞了一堆评估,你说你是不是有病?”

  “FUCK!你才有病!”

  鲍尔森急了,说话就说话,你挤兑什么人呢?

  恍然若失,“哦,这么说,咱们还没定价,你的营销策略也不是常规的?”

  齐磊点头,“对了!”

  “那你打算怎么营销?”

  齐磊再笑,“你说,我一个也算傲视全球的传播大师,能和你理解中的营销一样吗?”

  鲍尔森,“……”

  齐磊:“把你评估报告里10%到20%的广告成本去掉,咱不花那个冤枉钱。”

  “你要这么说的话……”鲍尔森笑了,早说嘛!

  别的不好说,但是在传播这件事儿上,他对齐磊是有绝对信任的。这家伙什么都干得出来。

  而且再一想,他对成本的担忧多半是多余的。

  这家伙比猴都精,赔本的买卖他是不会做的吧?那还操这个心干什么?

  “好吧!”鲍尔森脸色一变,笑成一朵菊花,“刚刚是我草率了,我接受你的策略!”

  背着手又开始美滋滋,“四个团队…啧啧,应该不会出岔子了!”

  可是,事后鲍尔森一琢磨,不对啊,他有独到的营销策略,能把广告成本压缩到极致,那他怎么不早告诉我!?

  要知道,这一两年,德盛就智能机项目没事儿就做评估,搞分析,那钱啊,是大把地往出撒啊!

  截止目前,光是评估风险和分析商业结果这一块儿,鲍尔森起码花出去上千万了。

  而且,每次做评估什么的,齐磊都在,都知道。

  你早告诉我,我不就不花这个冤枉钱了?不就不用得到一堆垃圾数据了?

  “齐,你到底在干什么?”

  对此,齐磊贱兮兮的一笑,“我看你忙活的挺开心的,就没好意思打扰你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该死的!”鲍尔森大声咒骂,“去死吧你!”

  齐磊哈哈大笑,有时候,在不涉及钱的问题上,这老头儿还是挺好玩的。

  本着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原则,把鲍尔森拉进一间屋子,“给你看点好东西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鲍尔森黑着脸,心说,你搞的神神秘秘的,要干什么?

  结果,更神秘的还在后面呢!

  只见齐磊从保险柜里拿出一块…板砖,展示在鲍尔森面前,异常郑重,“三石手机,零号!”

  “嘎!这特么是手机?”眼前一黑,鲍尔森差点没抽过去。

  老子拿几百亿跟你玩,你就给我看一块板砖!?

  完了,没希望了!

  这玩意就是一块板砖,它就不能叫手机!

  简单描述一下就是,大概四公分的厚度、二十公分左右的长度、十几公分的宽度,板砖都没这么宽。

  当然了,做工就更可圈可点了,因为就没有做工。

  怎么说呢?有点像某个大学生在自家工具间里diy出来的疑似电子产品。

  之所以是疑似,是因为没开机,鲍尔森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电子产品。

  “你看看…”齐磊撇着嘴,怎么还嫌弃上了呢?

  低头看了一眼,“长的…好吧,长的确实有点丑!”

  事实上,这不是一个大学生diy出来的,而是4组的一群研究生diy出来的。

  如果仔细看,铝合金边框因为打磨的不够精细,还有磨痕呢!

  话锋一转,赶紧找补,“丑是丑了点,但是0号机的意义可是十分重大的哈!”

  “呵呵。”鲍尔森一声冷笑,好像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,“齐,我想它的意义就是…就是让我对智能机更没有信心了。”

  鲍尔森实在有些接受不了,折腾了好几年,历尽艰辛,投入了大把的资金,做了那么多布局,结果你拿一块转头告诉我这叫“0号机”?

  有种被骗的感觉。

  “齐,我需要你一个解释,我认为你在欺诈!”

  然而愤怒并没有带来效果,只换来齐磊的鄙夷,“要不怎么说你们这帮搞金融的不行呢!”

  指着板砖,“这东西的意义,你根本看不到!”

  “你……”鲍尔森想一拳挥过去。

  只见齐磊开始给鲍尔讲解这块板砖,“这块砖可不简单,用的是金士顿1GDDR1600内存,四块,4G内存!!”

  “你等等!”鲍尔森一脑门子问号。

  金士顿?那可是内存大品牌。可以啊,小伙子!可是……

  “这个型号听着怎么这么耳熟呢?

  结果齐磊蹦出一句,“别想了,新出的电脑内存。”

  “????”

  齐磊却是不管他,“屏幕是京东方实验室里定制的lcd屏,触控灵敏度和显示分辨率已经是世界顶尖水平。”

  “镜头是……”咳咳的清了清嗓子,“摄像镜头是佳能DEGH4510,微型镜头。”

  鲍尔森一愣,“你再等等吧!佳能?你什么时候和佳能谈成合作了?”

  齐磊不好意的一笑,“合什么作啊?从佳能相机上拆下来的。”

  鲍尔森,“……”

  齐磊继续,“镜头马达是哈苏的(也是从哈苏相机上拆下来的)。”

  “主板是畅想的工程师手工焊的。”

  鲍尔森,“??”五指卷曲,有点想握拳了。

  齐磊又急忙道,“电池就厉害了,九节柱一状锂电池,byd定做的!”

  拳头有点硬!!

  “cPU不咋地,两块奔腾处理器并出来的。”

  更硬了!

  “别急,听我说,传感器咱们很牛叉!”

  “重力传感器、光敏传感器、陀螺仪、磁感都用的最好的!”

  鲍尔森稍一松手,齐磊又蹦出一句,“拆了价值几百万的设备才拆出来的,能不好吗?”

  “啊!!”

  鲍尔森忍不了了,你故意气我的是吧?

  “齐,你这个混蛋,你到底在干什么!?”

  齐磊,“我在造手机啊!”

  “好,非常好!”鲍尔森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“这就是你造的手机是吗?”

  齐磊,“对啊!”

  鲍尔森挤出一个比杀人还凶狠的笑容,“那么,请齐磊先生把它开机给我展示一下,可以吗?”

  齐磊摇头,“开不了!”

  鲍尔森,“……”

  很好,非常好,这板砖连开机都做不到。

  “齐,我想我要重新考虑我们的合作了。”

  “你看看!”齐磊满眼鄙夷,“说你沉不住气吧?你还不服气。”

  “传感器控制程序,还有触控屏幕的操作指令集都还没到位,我怎么能你开机?”

  “但是快了,这些工作早就展开了,已经到了最后的攻关阶段,最多两个月,我就能让0号机运行起来。”

  “鲍尔森先生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”

  鲍尔森依旧眉头不展,但是显然火气消了不少,“意味着什么?”

  “意味着,两个月之后,我们会有一台基本与设计参数相符合的工程样机!”

  鲍尔森,“!!!”

  心中一紧,“你是说……”

  齐磊,“现在明白了?”

  看着板砖,“这东西确实丑,而是是东拼西凑出来的。”

  “但是除了外形、内部结构与产品相差很多之外,严格意义上来说,它已经是一台智能手机了,具备一切智能手机的功能和特性。”

  “那么……”齐磊看向鲍尔森,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,“那么两个月之后,我们就可以开始传感器控制程序的调试与优化,还有触控指令集的调试优化。”

  “这个时间不会持续很久,也不用等全部调试完成再进行下一步。只要决定了核心操控程序,那么就可以把这块板砖拿到企鹅、网易、三石这些做软件的环节了。”

  “他们只有拿到真正的智能机,才能直观地体验到什么是智能机,才能无障碍地进行软件开发!”

  “而软件的用户感受,又直接影响手机生态的建立。”

  “明白了吗!?”

  “硬件上,我们要等电池,等各种技术,以至于比诺基亚慢,比其它企业慢。”

  “但是在软件和生态,还有传感器调试方面,我们相当于抢出来两年的时间!”

  鲍尔森,“……”

  人愣在那儿,半天没回过魂来。

  等他反应过来,第一件事就是,“快!你给我把它锁起来!”

  齐磊要是不说,他还真想不到这些。那可得保管好,这是最高级别的商业机密,可不能让其他竞争对手学了去。

  咧开大嘴,“齐,还是你有办法,你简直就是个天才!”

  对此,齐磊却不敢居功,因为这是四组的几个研究生想出来的办法。用最笨的方式,解决了最大的难题。

  而且,三石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。

  “还有661天!”齐磊一边把板砖放回保险箱,一边说道,“只要硬件不拖后腿,在软件体验和生态上,我们就能取得优势。”

  鲍尔森点了点头,“我明天回米国,会说服董事会,资金会马上到位!”

  鲍尔森没有食言,一百亿资金很快到了三石账上。

  只是齐磊不知道,鲍尔森回去之后,说服董事会的不仅仅是追加投资,他还说服董事会做了另外一件事。

  那就是:加大对中国制造业,以及中国资本市场的拓展和投资。

  他向他的同事们保证,这个决定一定是德盛最明智的一次选择。

  因为……

  因为这次中国之行,真正带给鲍尔震撼的还不仅仅是三石的进度,而是那四个组,还有那块板砖。

  中国人解决问题的方式太可怕了!

  如果有谁在不降低预期的情况下可以追赶上诺基亚的进度,那一定是中国人。

  这让鲍尔森印象深刻。

  ……

  。

  【月票投币口】

  【推荐票投币口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