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这个穿越有点早 > 第六百六十三章 好妹夫
  今天家里来了客人。

  小两口刚进院,就看见大表姐站在练着拳,动作如行云流水,绵绵不断,刚柔相含,举手投足间,都透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劲儿!

  听着那时不时响起的破空声,楚恒忍不住一阵咧嘴。

  啥时候又特么学的内家拳啊?!

  我看你这娘们是真不想往出嫁了!

  就你现在这拳头,一般人都挺不了几下啊。

  对于大表姐的来意,不用猜都知道,肯定是嘴馋了,想来这改善下伙食。

  楚恒对此早就习以为常,也不甚在意。

  先不说是亲戚,就他这大家大业的,也不差那一口饭。

  “表姐这功夫又见长了!”他站在一旁观瞧了几眼后,由衷的竖起大拇指,不得不说,这婆娘确实是个练武的苗子!

  “妹夫回来了。”段凤春这才注意到他,连忙收起架势,跃跃欲试的对他邀请道:“来啊,咱俩过两手?我最近跟一公园老头学了一套拳,特别厉害!”

  “你别抽疯了行不?上回楚恒差点都让你打背过气去!”倪映红叉着腰拦在她面前,瞪眼道:“你要手痒就去锤石头,别可着自己家人祸害成不?”

  “呦呦呦,瞧给你急的,这么心疼你爷们呢?”大表姐失望的咂咂嘴,旋即笑嘻嘻的上前,拉着小倪的手就往屋里走:“诶,我跟你说,我今天去王府井了,他们那来了一批料子,摸着可滑溜了,颜色也好看,回头等你歇班了,咱去看看,回头做几件背心。”

  “那有没有黑色的?”

  俩小姐妹叽叽喳喳走进屋。

  楚恒对段凤春的背影撇撇嘴,你一没人要的老姑娘,做个内衣还管它颜色好不好看干嘛?

  给谁看啊!

  “头通鼓,战饭造,二通鼓,紧战袍,三通鼓,刀出鞘,四通鼓,把兵交……”

  这时,姥爷哼着小曲从外头走进来,手里还拎着一条二三斤的大鲤鱼。

  俩狗子见状,摇着尾巴就凑了过去,仰着头对那条大鲤鱼一个劲的闻。

  小白狗甚至还狗胆包天的跳起来想要来一口。

  “一边去!”

  姥爷一脚踢开它,笑着走向楚恒把鱼递过去:“正好碰见老赵钓鱼回来,今儿他大丰收,给咱分一条。”

  “啧!照我钓那条可差远了!”

  接过那条又肥又大的鲤鱼,已经答应媳妇收杆的楚百斤对此表示很不屑,但心里却有些痒痒的。

  他眼馋的将鱼拿在手上看了看,又跟姥爷征询了下意见后,抹身就去了厨房开始拾掇,准备弄个红烧大鲤鱼下酒。

  忙了没一会。

  大表姐也跑来了厨房,要跟他一起干。

  楚恒万分欣慰。

  段凤春这人别看煮饭炒菜不咋地,但干起洗菜,摘菜的活来还是蛮麻利的。

  不一会的功夫,她就把几样等会要炒的素菜收拾妥当,摆在了砧板上。

  换做往常,她这个时候就应该回屋等吃饭去了,可今天她却没有走,反而扯东扯西的跟楚恒聊了起来。

  而且还是那些东家长,西家短的闲话,属实有些反常。

  要知道,这婆娘可不是个爱嚼舌根子的人。

  楚恒回头望向眼神飘忽的大表姐,立马就猜到这是有事相求了,莞尔的笑了笑后,说道:“得了,表姐,咱都自家人,有甚么事您就直说吧,别在这磨磨唧唧的了!这可不是你的性格。”

  “嘿,你都看出来了啊。”大表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又挠了挠头,吞吞吐吐的说道:“那什么,我确实有点事想求你帮忙。”

  “什么求不求的,有事您说话就成。”楚恒收回目光,转头继续切菜。

  “今天汤老爷子来医院了,说姥姥恢复的挺好,按照现在这个情况看,估计年前就能出院,到时候回家慢慢静养就行了。”大表姐摸出特意找杜三换的烟票,买的大前门拆开,给楚恒点了一根,才继续说道:“姥姥的意思是,等能出院了就回东北,我不想回去,你看能不能帮帮忙,把我工作关系调到这块来?”

  楚恒听完,立马就猜到这女人的想法了,笑着回头看了她一眼,道:“怎么?怕回去了家里人催婚啊?可你这办法也不是个事啊,躲得了初一也躲不过十五,我看你还是抓紧安安心心找个对象得了。”

  “说的倒是轻巧,可哪有那么好找啊,而且我也不想因为这个,就勉强自己跟不喜欢的人过日子。”大表姐叹了口气,低着头踢了踢脚下的柴火,苦笑着道:“还是先躲一阵是一阵吧,他们眼不见心不烦,我也能落个清静,兴许什么时候碰见合适的了,问题也就都迎刃而解了。”

  “你这种宁缺毋滥的想法倒是对的。”

  楚恒闻言点了点头,表示赞同,又想了想后,答应道:“那成吧,你看你喜欢什么工作,回头我找人给你问问去。”

  “我就知道你会支持我的!还是妹夫你够意思!”大表姐兴奋的锤了楚恒一拳,旋即一脸期待的问道:“那你在公安系统有熟人嘛?我想当公安去!”

  “哎呦喂,我说表姐,您轻点成不?”楚恒苦着脸揉揉隐隐作痛的胸口,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这个我倒是有认识的,回头我去问问看,你就等我消息吧。”

  “啊!谢谢妹夫,谢谢妹夫!”惊喜连连的大表姐一时激动的难以自己,抓着楚恒的手好一阵晃,缓和了好一会才平复心情,然后就乐颠颠的跑去外头买酒,说要请妹夫好好喝点,聊表心意。

  楚恒说什么都没拦住。

  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哦。”

  楚恒站在厨房门口瞧着段凤春骑车离开,边抹身继续煮饭烧菜去了。

  半个小时后。

  晚饭就以准备妥当。

  拢共四个菜,一条红烧鱼,一道醋溜木须,一道爆炒小油菜,一道炒土豆丝。

  桌子中间还摆着两瓶段凤春买的二锅头。

  她本想买点好酒的,奈何兜里票不够,只能先将就着了。

  “来,妹夫,我敬你一杯。”大表姐亲自给楚恒倒满酒后,端起杯跟他碰了一下,豪气的仰头一饮而尽。

  “慢点喝。”

  楚恒笑着也一口干了杯中酒,拿过酒瓶子接着再倒。

  “诶,楚恒,你今天去毛子舞会,都干什么了啊?”这时,已经干了半碗饭的小倪突然抬起头一脸好奇的问道。

  楚恒倒酒的手抖了一下,然后就比比划划的道:“那干的可就多了,我跟你们说啊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