账号:
密码:
午夜免费网 > 长安之上 > 第757章 揭开
  林飞豹站在大堂的斜对面,能确保这一面无人靠近大堂。

  张栩在后面。

  屋顶,王老二躺在瓦片上,一边吃肉干,一边嘟囔着此次去坤州没能弄到好吃的,亏大了。

  然后又烦恼的挠挠头,“怡娘问我喜欢谁,我……我喜欢谁?”

  他双眸纯净,叹息,“我好像谁都喜欢。”

  大堂里,杨玄看着刘擎,心想老刘果然是猜测到了些什么,这些年来一直在装傻。

  估摸着,他一直在观察着我,琢磨着我。

  这个发现让杨玄多了一些兴趣,“刘公以为我是谁?”

  刘擎笑了笑,叹息,“你到太平时,身边就几个人,老贼,王老二……

  后来人就越来越多了。多也就罢了,黄林雄那些大汉哪来的?别说什么路上捡来的。

  那些人对你忠心耿耿也就罢了,当着老夫的面,也在暗自戒备。

  他们戒备老夫什么?

  江湖人不喜官员,可却最清楚官场等级森严的道理。

  老夫是刺史,你只是個司马,司马的护卫戒备刺史,为何?”

  老头果然是敏锐。

  杨玄默然,刘擎也不追问,“从你到了太平开始,一步步走的快若流星。

  在别人的眼中这是少年人积极进取,可在老夫的眼中,你却是急切,急不可耐。

  一个少年郎,这般急切作甚?难道是晚些那些官位都没了?”

  呵呵!

  杨玄呵呵一笑,喝了一口茶水。

  阿宁说冷茶伤胃,但此刻他却越喝越顺口。

  “最让老夫不解的是,当初你去长安述职,本准备安排你在长安为官。这是官场惯例,罗才还特地写信问了老夫你的情况。

  只需在长安任职两三年积攒资历,再回北疆,此后的仕途将会顺风顺水。

  这个道理你不懂,曹颖也不懂?他若是不懂,做个屁的幕僚,那便是混吃混喝的混子!”

  小觑了天下英雄啊!杨玄苦笑。

  “这些年,你给老夫的印象就是,我很急,我急着升官,急着掌控军队,急着收拢人手……你急什么?是什么在驱使你这般急匆匆的活着?嗯?”

  杨玄无语。

  “你一直在隐忍。”刘擎说的口干舌燥,伸手,杨玄赶紧倒了一杯茶送去。

  滋溜!

  刘擎喝酒般的喝了口冷茶,惬意的叹息一声,“隐忍的老夫都在怀疑自己的判断,直至廖中丞遇刺,你所有的隐忍都拉下来了。

  看看你,从回到北疆开始,就一步步接手权力。

  廖劲不甘心,老夫知晓,可他却没想到你处心积虑多年,一步步谋划了许久,令他措手不及。”

  “没谋划多久。”杨玄觉着这话是对自己的轻视。

  “倒是忘记了,你的谋划连黄相公都赞不绝口。”刘擎干咳一声,“你太急了。急的老夫都忍不住去猜测你在想干什么。

  和豪强的粮食之争,把长安的人勾来了。

  随后一步步的看着田晓进了你挖的大坑之中。

  北疆,也如你所愿与长安成了对头。子泰。”

  “您说。”

  “你究竟是谁?这一切是为了什么?”

  杨玄按着眉心,“其实,这个问题,您该晚些再问。”

  “多晚?”

  “兴许,一两年。”

  “可你要知晓,老夫为你掌管着北疆大小事务,若是不知晓你的目的,如何做事?”

  老头有些赖皮啊……杨玄莞尔,“您不担心我是什么反贼的后裔?”

  “反贼的后裔?”刘擎砸吧了一下嘴,把嘴里的茶叶嚼嚼咽下,“大唐立国多年,当年的反贼就算是有后裔,也早已熄灭了那等心思。”

  那是乱世之争,谁输谁赢很正常。敢于插足天下的人,死了也豪迈,何须复什么仇。

  杨玄看着他,“您对当今怎么看?”

  从情感上来说,他该直接说出来。

  但他担心刘擎的反应会太激烈。

  老头若是心梗了怎么办?

  而且,他也担心老头无法接受这个事儿。所以,一步步试探。若是半途不对,那就继续遮掩着。

  刘擎看了外面一眼,干咳一声,杨玄说道:“外面都看住了。”

  老头看来是想说些刺激的……杨玄多了几分把握。

  “当今啊!”刘擎眼中多了些迷茫,“早些年虽说不要脸,可好歹也算是个能人,否则,轮不到太上皇登基。”

  武皇当年是看不上李元的,只是用他来占位。

  但架不住李泌趁着她病倒发动了宫变。

  刘擎叹息,“太上皇登基,父子二人就急着清洗,清洗来清洗去,自己人上来了。可那些所谓的自己人,有几个能人?看看他是如何对待宋震的,堪称是薄恩寡义!”

  杨玄笑着不评价。

  “这些年,大唐在衰弱。”刘擎说道:“陛下登基后,又是一轮清洗。清洗也就罢了,他还想收拢宗室……

  这个想法没错,可他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为了权力和世家门阀合作。

  在他的眼中,只有权力,没有江山。

  可他,不是昏君!”

  杨玄点头,李泌玩权术是顶尖高手,说他昏聩没有根据。

  刘擎喝了一口冷茶,“他是个……独夫!”

  独夫,无道之君!

  无道之君,天下共讨之!

  够了吗?小崽子!

  刘擎握着茶杯。

  “您对太上皇如何看?”杨玄问道。

  嗯?

  这是在消遣老夫……刘擎看了杨玄一眼,发现他神色平静中带着些许肃然。

  小崽子这是何意?

  刘擎摇头,“太上皇在位太短……”

  “我说的是这个人。”

  “人?”

  “对。”

  “太上皇此人……手段有,但格局不大,登基后忙着清洗朝中宫中,急不可耐,最终被当今寻到机会,一举赶下台来。”

  “您觉着,这对父子如何?”

  “小崽子!”刘擎目露凶光,“问这个作甚?”

  杨玄笑了笑,“我保证您不会后悔。”

  刘擎眯着眼,“误国误民!”

  够了吗?

  杨玄微笑道:“您觉着太上皇的帝位来的正当吗?”

  李元当初登基,可是有官员冒死喝骂,被李泌令侍卫用金瓜捶杀。

  刘擎轻哼一声,“这些年传闻不少,说当初太上皇父子用了些见不得人的手段,把孝敬皇帝坑害了。不过,只是传闻。”

  传闻不止这些,传闻中,武皇想换太子,甚至是想把李元父子赶走。但武皇去和宣德帝作伴了,没人来证实这些传闻。

  “为尊者讳吗?”杨玄笑道。

  外面的传言是很多,但官场上的人却很谨慎,很少谈及此事。

  刘擎看着他,“就算是那对父子当年真做了见不得人的事,可如今他们乃是帝王,又能如何?”

  帝王不会错!

  杨玄看着他,“您对孝敬皇帝如何看?”

  孝敬皇帝!!!

  刘擎一个激灵,握紧了茶杯,仔细看着杨玄。

  杨玄坦然看着他。

  刘擎看看门外。

  “屋顶老二在。”杨玄说道。

  说着,屋顶的瓦片动了一下,传来了王老二的声音,“郎君,还要多久?”

  杨玄没好气的道:“早着呢!”

  王老二消停了。

  刘擎干咳一声,“孝敬皇帝龙章凤姿,才华横溢,可惜的却是,太重情。”

  太重情三个字就概括了孝敬皇帝的一生。

  太重情,对父母亲人不设防。

  “你今日问这些作甚?”刘擎越发的狐疑了,“从太上皇到孝敬皇帝,全是宫中之事,难道你还是个皇子?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杨玄点头。

  刘擎的笑声戛然而止,“你莫非在玩笑?你姓杨!”

  杨玄说道:

  “我姓李。”

  刘擎哆嗦了一下。

  小崽子问了太上皇父子,颇为不恭。这也就罢了,毕竟,老夫也瞧不起那对父子。可他还问了孝敬皇帝。

  孝敬皇帝是个忌讳,没事儿谁会无缘无故的提及?

  但凡被人泄露出去,顷刻间就会成为皇帝的眼中钉……这是不打自招。

  他说自己姓李!!!

  杨玄到北疆的所有过往被刘擎一点一滴的回想起来。

  曹颖,那个谋士竟然心甘情愿跟着杨玄来到太平那座罪恶之城。

  见过几次的怡娘,看着冷清,隐隐有些孤傲的气息,出身定然不凡。

  还有南贺,看似不显山露水,但却格外沉稳。能掌控大军,却不会抢了杨玄的风头,低调的令人几乎不会关注此人。

  这等人,才是真正的大将之才!

  娘的,哪有大将来投奔一个县令的道理?

  黄林雄和那群大汉的来历更是疑点重重,如今想来,他们更像是护卫!

  没错!

  每次杨玄出行,黄林雄那伙人护卫的格外严密。

  规格太高了!

  小崽子是谁的儿孙?

  宗室的谁?

  皇室这些年没听闻有私生子啊!

  “皇族?”

  杨玄点头。

  刘擎放下茶杯,脸颊抽搐,“老夫……兴许不该问。不过,若是不问,老夫一直弄不清你的来历,难免会分神。

  你是谁的后裔?宣德帝当年不算洁身自好,可你年纪对不上。

  是了,你的年纪……”

  他在算。

  算一算的停住了。

  因为,他算到了一个人。

  不,是一位帝王。

  神啊!

  老夫莫非是在做梦?

  “你,子泰,你今日莫非喝多了?”

  刘擎颤颤巍巍的站起来,俯身,伸手去触碰他的额头。

  杨玄举手挡住了他伸过来的手。

  开口道:

  “先父谥号,孝敬皇帝。”